您当前的位置 > 江教传媒 > 高中在线 > 作文大赛 > 当老规矩遇上工作忙
当老规矩遇上工作忙
2018-01-06 [ ] 作者:彭正菲 来源: 江西省大余中学

街尾有条很老很老的巷子,顺着土砖瓦石走下去,几棵长满青苔的大树撑起一片古木阴。一群老宅子就杵在那儿,沉默寡言。绿门黄联,灰瓦苍檐,这是老头的宅子。

整条巷子里住着的,大多是老人,进进出出都是佝偻的身影。老头也一样,老了,头发花白。老头在巷子里颇有名气,他在巷子里算得上半个文化人,小时候上过几年学,识得几个字,左邻右舍有什么需要看的,都托老头帮他们念。老头识字,但不爱看书看报。自打儿女们都出社会了,老头开始迷上了买彩票。

老头年轻的时候有份工作,退休了以后,也有退休金。巷子里的人们对此非常不理解:老头每月不愁吃,不愁穿,买彩票干啥?真是浪费钱。难道指望买彩票中大奖?这概率那么小,常人都知道,更何况老头这样的文化人!时间一久,左邻右舍都开始劝老头别再买彩票了。老头听了,只是笑着应付过去,不再多说什么。

老头每天起很早。几根油条、一个鸡蛋、一碗豆浆,一顿早饭就这么打发去了。估摸着时间,老头往房间走去,找出一套中山装——洗得已经褪了色,但老头一换上,整套衣服都更有精神了。关门,开自行车锁,扶上自行车——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那种,从绿色圆门内走出。

早晨,小巷很安静,听得见几声清脆的鸟叫声。阳光刚洒上青石板,夜里的湿气尚未全散去。晨风轻轻地摇着叶子,草在结它的种子……

“吃完饭了吗?”老头冲斜对门的老婆婆喊着。老婆婆耳朵不好,大点声才听得见。老婆婆的儿女都不在家,去了外地,即使过年也难得回一次家。家里就只有她一个人,每天老婆婆每天都搬着一张小竹凳坐在门口,一坐就是一个上午。

老头慢悠悠地骑到彩票店。下车,进店。老头随意找了张椅子,坐下,从衣兜里掏出一副老花镜,架在鼻梁上。又从口袋里摸索出一支笔、一本小小的发黄的本子。老头虔诚地望着墙上的图线,想着什么,手中的笔在纸上来回摩擦。不到一刻钟,老头就写好了好几串号码。老头把纸和钱递给店主……这么多年来,这个场景一直发生着。当然,老头从未中过大奖,从来都没有。但老头始终坚持着这个习惯。

老头有高血压,平日里不喝酒,只喝一喝凉茶。这天,老头的几个老朋友来拜访他。院子里,葡萄架下,一张小圆桌,几张椅子,几碟下酒菜,一瓶酒。三五几个好友一起天南地北,甚至惬意。大家聊得有劲,老头一激动,就喝了一杯酒。脸涨红了,手一拍桌子,就开始说胡话了:

等我哪天买彩票中了大奖,每个人,都给他几百万。每逢过节,一个个,给我回来,回来吃顿饭。这老规矩,不能丢!不管在哪里,再远都得回来。都别再找借口说什么要加班!……”

一旁的老伴,一脸无奈地苦笑:“你什么时候,有这种想法的?唉!”

老头也重重的叹了一口气,扭头看了一眼那张被擦得干净得发亮的全家福。

老头发现,自己眼前起了一片雾……

 

时间倒流。

那时的阳光如春花般明媚,天空比现在蔚蓝,绿叶绿得发亮。巷里女孩们拿出细绳跳皮筋,一旁的男孩手里揣着小刀片互相用眼神示意,谋划着怎样干坏事……这是巷里大人们怎么也看不厌的风景。

年轻男子穿过巷子,牵着一个约莫七岁的男孩走向后院。

“唔,为什么镇子里的人总爱种花,特别是石斛花?”男孩看着正在照料石斛花的年轻人。

“我们这里种石觥花也有蛮长的时间,爷爷曾经说,这种花是西方传过来的,据说啊,西方人爱把这花种来送给自己的爸爸。大概,就像中国人种萱草。”年轻人笑了笑。

“哦,那,爸爸是种来送给爷爷的?”男孩眼里有一丝好奇。

年轻人笑了笑,答非所问:“如果是你,你会吗?”

“会啊!”男孩脆生生地应了,“我要和爸爸一直一起。”

“当你长大了,终究还是要离开这个小小的巷子,去外面的世界。”年轻人顿了顿,看着远方,眸子里闪着希望的光,却不经意间流露出一丝惆怅。

“我才不去!”男孩摇了摇头。

“会的,会去的。”年轻人语气坚定地让男孩也不禁皱眉低头深思着。

“嗯——那我也一定会经常回来。”男孩望着年轻人。

“我们拉勾。”年轻人伸出手指,恰好迎上男孩的手指。

“拉钩上吊,一进年不许变……”男孩似是在哼唱一个不变的诺言。

石觥花在一旁,笑了。

“爸,那个,今年内这节又不能回家过了,工作忙,要加班。”

“嗯!”老头嘴张了好几个,却只吐出一个字。

“那,要没有什么事,我先挂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老头很失落,坐在椅子上半天没反应过来。

今年的石觥花,花开正好……
责编:范绍云
微博关注:高中在线 
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网站声明 | 广告服务 | 合作加盟 | 站点地图 | 招贤纳士 | 投稿平台 | 在线订阅
江西教育传媒集团 Copyright @ 2013-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12008240号-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