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 > 江教传媒 > 高中在线 > 作文大赛 > 唯有孤独恒常如新
唯有孤独恒常如新
2017-12-31 [ ] 作者:郭溯齐 来源: 江西省吉安市第一中学

“弃经典而尚老庄,蔑礼法而崇放达。”

竹林潇潇。

他坐定,气定神闲,眉眼从容,衣袂飘飘。双手轻轻抚过琴弦。

“各位,今日在下便奏一曲《广陵散》如何?”

众人击节称好,就连那醉倒在一块石头上的,也歪歪斜斜地直起身来。

“那么,在下献丑了。”

琴声响起。开始为切切之声,如一脉清泉流入湖中;琴音越来越沉郁顿挫,似是流泉将止,湖水重回宁静。霎时,他表情一紧,手中琴弦也随他而动,发出尖锐高亢之声。在座众人仿佛看见湖水倾倒下悬崖,形成壮丽的瀑布……他如痴如醉,时而狂喜,时而愤慨。最后一个音节完毕,他才从这场幻梦中脱身出来。纵观其余人之表情,他们好像刚刚目睹了聂政刺杀韩傀那惊心动魄的场景。

他爽朗大笑。

身处乱世,王室欲颓,谁还有闲心作曲抚琴?仅我一人而已!

“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团火,路过的人只看到烟。”

奥维尔小镇的人们,一直不太关心那个总爱在麦田里发呆的异乡人。

他总是叼着烟,在麦田里画画儿。有时画天上的群鸦,有时画来往的人们。

他喜欢喝酒,却没有酒钱。他希望用自己的画作抵酒钱,却被拒绝。他唯一能做的,就是在夜晚,挥笔画下路边的兰卡散尔咖啡馆,用咖啡馆温润的橘色光芒慰藉饥寒的胃。

他消失了。听人说,他被送往圣雷米精神病院,每晚总痴痴地倚在窗棂边,看着天上的星星出神。

1890727,麦田里传来枪响,惊飞了曾被画家画下的群鸦。在人们惊诧的注视中,他颤巍巍地走出来,脸色煞白,和胸口刺目的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两天后,人们开始议论纷纷:那个疯子死了!

他们都不知道,他们眼中的疯子,竟是艺术长河中永不陨落的明星。

“执着于内心感受的人,并不属于世俗的评论体系。”

194317。黄昏。广场。

落日的余晖均匀地铺洒在鸽子们身上。已经很晚了,但一群群的灰鸽子,白鸽子,黑鸽子仍聚在一起,翘首以盼。它们在等一位老人。

这位老人衣着过时,神色中总带着些偏执和倨傲。每日,他是必定来广场上喂鸽子的。只有在望向鸽子们的时候,他的眼中才溢满柔情。

他,他就要来了吧?

然而鸽子们终究没有等到这位老人——他已在这日的早些时候,一个人死在纽约客酒店里。这是鸽子永不会知道的。

鸽子还永不会知道的是,这位看似普通的老人,开启了一个伟大的时代。

“天才总是天真,坦荡,毫不设防地迎向这个被庸人占领的世界,一腔热忱赋予世界,世界待他们,却往往是一盆脏水兜头浇下。”

195467

他躺在自家床上,闭眼回忆起自己的一生。

少年时,意气风发,认为数理逻辑、计算机科学是多么有趣的事物。

青年时,风华正茂,先后在剑桥大学、普林斯顿大学学习、任教。

之后……战争一触即发。虽亲至战场端枪杀敌,但靠自己的发明使战事提前结束。

再后来,因自己“不正常”的性取向而遭受了无数控告屈辱。

但不管怎样,世界终究平静下来,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了。

他又想起自己早逝的恋人。克里斯托弗——他的发明,正以“克里斯托弗”命名。

也许只有你了解我,克里斯托弗。

他咬下一口沾有氯化物的苹果。黑暗降临。

他不知道,后世了解他的人,有千千万万。

那在竹林中恃酒而歌,与知音一起在夕日欲颓的王朝里谱出一支清曲的是嵇康。他终生不仕,宁愿去做个打铁匠,也不愿为司马家族卖命,最终为司马昭所害。但他无疑是魏晋时期最负盛名的风流才子。

那在麦田里一遍遍描摹乌鸦形态,在精神病院孤寂的夜晚里被星星点亮眼睛的是梵·高。他的绘画手法甚至略显笨拙,生前几乎不被赏识,画也卖不出去。但他的确是世界上最伟大的画家之一。

那在广场喂鸽子,去世时身无分文的是尼古拉·特斯拉。他发明了交流电系统,开启了人类的电气时代。他不用自己的研究成果谋求利益,而将交流电作为人类共同的财产;他回避媒体的镁光灯,独自一人喂鸽子;他终生未婚,没有子嗣,却将自己的一切交给科学。他不在乎人们的议论,只有高贵而孤独的灵魂才会如此。

那在英德战场上大放异彩,最后不堪受辱而自杀的是阿兰·图灵。他发明了图灵机——现代计算机早期的雏形,破解了德军的英格玛系统,为盟军的胜利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。死后他的名誉被证清白,首相向他道歉。在我们眼中,他是人工智能之父、计算机之父,是推动现代科学进步的重要人物。

在他们分别所属的时代,嵇康、梵·高、特斯拉和图灵可谓是“失败者”——离群索居,性格孤僻,孑然一生,结局也不完美。但他们恰恰属于历史上最伟大,最富有独创精神的那些人。

孤独的人都是可耻的吗?

嵇康说,众人皆醉我独醒,众人皆浊我独清。

梵·高说,今夜,海面上有好大的一颗星,我看见了。

  特斯拉说,我愿献身科学,为了人类事业攀援高山。

  图灵说,有时候,正是那些被世人所遗忘的人,才能做出最超乎想象的事。

  他们一腔孤勇、身负使命来到这世界,在旁人不解、惊讶、嘲讽的眼神中默默隐忍着。琴弦的每一次弹起,颜料的每一次挥洒,线圈擦出的每一星火花,机器齿轮的每一次转动,都向这沉闷的世界宣告:“我在这!”在灵魂的漫漫长夜中,以孤独为衣,信念为铠的勇士们像殉道者般谛听着,创造着,如巨大的蜡烛般暴烈地燃烧着,以低姿态奋勇前进着。

上帝也许不曾给予他们俊朗的外表,活泼的个性,优秀的口才,却给予他们一份超然的眼光,卓越的思维,沉稳的态度。嵇康等人不会是人们所钟爱的那些在舞台上绚烂夺目的人,但会被历史、被后人永久记念。

我们不会知道,嵇康望着苍翠竹林时,梵·高站在麦田中时,特斯拉坐在公园长椅上时,图灵抚摸“克里斯托弗”时,内心是怎样一种复杂的感受。他们也会觉得自己是孤独的吗?

他们并不孤单,时间是一条线,将他们连在一起。一代一代人来,一代一代人去,但唯有孤独恒常如新。
责编:范绍云
微博关注:高中在线 
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网站声明 | 广告服务 | 合作加盟 | 站点地图 | 招贤纳士 | 投稿平台 | 在线订阅
江西教育传媒集团 Copyright @ 2013-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12008240号-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