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 > 江教传媒 > 高中在线 > 文学天地 > 校园文学 > 老宅的屋檐
老宅的屋檐
2015-12-23 [ ] 作者: 刘虹钰 来源: 原创


老宅的屋檐,仿佛有了禅性。

       它是岁月的追随者,被岁月殷实的双唇亲吻了千年。

       它是风雨的守望者,被风雨柔韧的双手抚摸了千年。

       它是历史的记录者,被关于过去、现在、将来的思索萦绕了千年。

       老宅的屋檐,陷入了沉思,思考饱经的沧桑,感悟蕴藏的哲理。

       拨动思绪的琴弦,老宅的屋檐让人的灵魂体味远去的悠远。

       落魄的文人放出霜冷的目光,丈量着屋檐的肌骨,拷问着屋檐的灵魂,那无法承受的内涵,分明被屋檐读出了“才下眉头,却上心头”的无奈。

       被浇得落汤鸡似的秀才,寻得了歇脚的一抹空间,在老宅的屋檐下觅得了片刻的宁静。身在屋檐下伫立,心却被顺着屋檐摔打四散的水花带了去,不禁吟咏:“南朝四百八十寺,多少楼台烟雨中。”屋檐听得陶醉了许久。

贬谪了的官,漂泊他乡的骚客,在老宅的屋檐下聚首。屋檐的心,分明悟到了“同是天涯沦落人,相逢何必曾相识”的同病相怜,承受了“夕阳西下,断肠人在天涯”的苦痛,撩起了“安得广厦千万间,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”的胸襟。

       “春花秋月何时了,往事知多少?”老宅的屋檐,与屋檐下的人,被屋檐滴下的水洗拭出岁月的痕迹,在飞速变化的周围环境中映衬得分明。

       睿智的目光,已被易弦更张的万物撩拨得眼花缭乱。屋檐的禅心动了,被现实动摇了。

       它惊奇地发现,马蹄与木轮的交响,被马达的轰鸣与嘈杂所取代;曾经相依在一块儿的青苔,也不知去向。却能到处见着光滑的瓷板;而周围的平房,亦似一夜间脱胎换骨,崛起成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。

       它默默地思索:那曾经挥毫泼墨,抒写“檐牙高啄”的人,为什么按着个闪光的东西?屋檐下,刺眼的光芒伴随“喀嚓”声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   老宅的屋檐,耳根不净了,眼力不专了,心神不定了,现实让它的禅性进退维谷。

它默默地修养,无声地祈祷:不要让自己成为下一个被“整容”的对象,不要把自己“现代化”。

       老宅的屋檐,甩开了今朝的风流人物,把内心的禅性定格在未来,憧憬着未来的来访者不要把它当作岁月的古董一样顶礼膜拜,而是把它当作沧海桑田的坐标,在与人的交流中找到一份稳重与恬静,寻思社会发展的足迹,进行生命的轮回。

       岁月荏苒,秋去冬来,冬去花开,白天与黑夜彼此追赶着。老宅的屋檐当然无法阻挡社会前进的潮流,丝丝缕缕的担忧在心头,但最终它还是选择了坦然。它老了,已是斑驳蚀损,它只为自己的归宿而惆怅。老宅的屋檐,愿意在未来化为一片尘土,去盖住往昔的浮尘,希望在未来某年某月,混上钢筋、水泥,从休眼中觉醒,跟上时代的步伐,重新审视人间。

       对过去、现在、将来的思考,老宅的屋檐,永远脱缷不去。

 点评:初读觉得晦涩,反复琢磨才知其意蕴丰富。老宅的屋檐是历史的见证,然而,它更具象征意味。面对滚滚向前的历史潮流,是退缩,还是犹豫,抑或顺应?老宅的屋檐有了自己的选择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指导老师:黄绍文

责编:李卫兵
微博关注:高中在线 
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网站声明 | 广告服务 | 合作加盟 | 站点地图 | 招贤纳士 | 投稿平台 | 在线订阅
江西教育传媒集团 Copyright @ 2013-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12008240号-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