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 > 江教传媒 > 高中在线 > 文学天地 > 经典美文 > 山后
山后
2017-12-09 [ ] 作者:佚名 来源: 中国作家网

杨里的家住在山上,所谓“山上”是相对于“山下”而言的,山下是一座小城,沿城边环绕着汉水。

80年代初杨里随父母来到这里时,山上已经初具规模。

杨里的父母是南方人,水电技校毕业后就加入了水电工程局,四处建设水电站。每完成一个工程,工程局就会整体迁移到下一个地方。新的电站选址离小城很近,便在城边的山上建设了生活基地,基地里机关学校医院一应俱全,影剧院菜市场什么都有,使得单位自成一统,不需要和地方上来往。因为国营单位待遇好,所以很受当地人羡慕。

杨里只有10岁,在子弟小学上学。工程局的孩子都在子弟学校上学,小的上子弟小学,大的上子弟中学,考不上大学还可以上局办的技校和中专。再加上每家的孩子都比较多,所以家长们没有升学压力,对孩子都比较放纵。杨里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姐姐都在子弟中学就读。因为年龄差的有点远他们都不带杨里玩。所以杨里只能跟同龄的孩子玩,好在单位里同龄的孩子很多。

杨里最好的朋友是一对双胞胎兄弟。大的叫吴大,小的叫吴二。别人总分不清他们的长相,杨里可以,甚至杨里觉得两个人长得挺不像的。吴大和吴二的父亲曾经是杂技演员,后来受了伤便改行到了水电局,因此把振兴杂技事业的理想放到了儿子们的身上。每天傍晚的时候都要在楼前的空地上铺一条麻袋片子,指导两个儿子练功。

吴家兄弟每天练功的时候,周围总围着几个闲人。每每这个时候吴大吴二跟头翻得最欢。杨里很少去看,他和吴家兄弟交好,觉得这种围观像是看耍猴,他不去看是义气。

工程局因为是国营企业,所以生活条件相对较好,周围还在住干打垒房子时,单位职工已经可以住上水泥砖混的住房,对于双职工而言房子还有里外间、自来水,虽然还是公共厕所,但比干打垒的房子不知道要好多少倍。

单位的周围有围墙和后山的农村隔开。但围墙经常会被挖洞破坏,工厂里也经常会丢失一些工程材料,即便加强了保卫也是如此。破损的围墙却给孩子们提供了方便,毕竟围墙外面的青山绿水对孩子们很有诱惑力。孩子们经常结伴从这些洞里爬出,在乡村闲游的同时不忘顺几穗苞米,挖两个红薯。

大人们经常告诫孩子后山有个背人的疯子,最爱捉小孩,并煞有其事的讲曾经把杨里他们不认识的谁谁谁给背走了。这些话骗骗小女孩可以,杨里他们是不信的,因为他们经常到后山去,可以看到后山很多农家的小孩到处跑着玩。

但是常在河边走难免会湿鞋。杨里和吴家兄弟有一次还真的遇到了麻烦。后山翻过一道梁还有一座山,因为比较远,孩子们很少去玩。一次杨里听说那里有片桑树林,就想看看有没有桑葚可以吃,便约上吴家兄弟一起去。两山之间有条铁路从山洞穿出,顺着火车洞上去可以到另一座山。另一座山的半山腰有一片池塘,池塘后几株夹竹桃掩映着一幢农宅,农家小院的后坡上果然都是桑树。杨里顺着池塘边的农家小路走在前头,一边回头和吴家兄弟说赶明带个鱼竿,看能不能掉几条鱼。忽然发现吴家兄弟脸色大变抹头就跑,回望间,只见一只黄色恶狗正窜过来。杨里大惧,也赶忙回身就跑,恍惚间看到吴家兄弟急不择路,跃进池塘。杨里觉得他们的形象颇为滑稽,同时觉得不能跳进池塘,否则不仅新裤子会脏,回去少不了还要挨顿打。事后杨里不禁感叹在当时的时刻头脑居然会冒出如此多的想法。也许是想法太多,脚下一滑,翻在小路下。顿时只觉得一阵腥风扑面,甚至能感觉狗喘息的热气扑到脸上,杨里两眼一闭,浑身肌肉一紧,等待着疼痛的一刻。正在此时,听得一声断喝,杨里睁眼一看,顿时无比感动,原来主人出来了,对狗喊了一嗓子,黄狗悻悻的跑了回去,狗主人也没多话转身进了屋子。

这时吴家兄弟也从不深的池塘里爬了出来,湿漉漉的一身泥水。杨里想往起站,可两条腿怎么也不听话,总是哆嗦,使不上力。还是吴家兄弟把他拉了起来,拖着走了几步才慢慢缓过劲来。

杨里陪吴家兄弟找了铁路线阳坡一处台子晒干了身体,回去路上杨里和两兄弟相约打死也不能和别人说这件事情,剩下的时间不断诅咒这条黄狗和狗主人,为黄狗设计了一千种死法。最后商量了以狗攻狗的策略。

吴家兄弟家里也有一条狗,是他们捡的流浪狗。白色的小狗大约一岁左右,吴家兄弟经常用它来发泄他们使不完用不尽的精力。杨里和吴家兄弟住的二层宿舍楼,一栋楼大约住2、30户人家,楼前有100多米长的水泥路。小白狗从小就被吴家兄弟用绳拖拽着从马路的一头狂跑至另一头,一个跑完再换另一个,每每把小白狗拖得口吐白沫,气不长出,少不了落大人的几句责骂。大家都以为这条狗活不长,可是奇怪的是,几个月后,小白狗出落得神俊异常,体型健美,相貌威武,速度奇快。顾盼间竟颇有几分狗宗师的气派。吴家兄弟名之曰“闪电”。

那天回去后吴家兄弟告诉杨里要对“闪电”进行强化训练。实则无外乎是多跑几圈,随着闪电的长大,现在已经不用栓绳吴家兄弟也跑不过它了。

一周后吴家兄弟即宣告特训结束。杨里吴家兄弟带着“闪电”再次出发,路上遇到的几条探头探脑的流浪狗在闪电的吠声中,都做了鸟兽散,吴家兄弟觉得很得意,只是杨里内心还是有些忐忑。

上得坡来,杨里说什么也不走前头了,吴家兄弟也开始走得小心翼翼,只有“闪电”无甚异样,在前领路。突然远远地黄狗窜了过来,杨里和吴家兄弟已经做好了逃窜的准备,不想黄狗突然停下了脚步,而“闪电”也没有任何动作站在原地与黄狗对视。对视了好一会“闪电”突然转身就跑,黄狗也迅速追了上去,一转眼就不见了。杨里和吴家兄弟追了几步没追上,看到满树红的紫的挂满了桑葚,便以胜利者自居,开始享用胜利成果。桑叶因为要养蚕,所以一般是不打农药的。杨里和吴家兄弟只捡红紫相间的吃,太紫的他们不爱吃,嫌味道太寡淡。吃了好一阵才看到黄狗和“闪电”双双从后山竹林里走出来,黄狗跟在闪电的后头低眉顺眼,低三下四的讨好着闪电,闪电依然风姿飒爽,神采奕奕。杨里他们皆大喜,相互讨论、想象着“闪电”的神勇。不顾自己身上嘴上已沾满了斑斑紫迹,晚上少不了又要挨顿打了,不过不要紧,值了。

直到两个月后看到闪电舔舐着几只新生的黄色和白色小狗崽的时候,杨里他们才知道闪电原来是只母狗,也才隐约了解那天闪电和大黄狗在后山的树林里干了些什么。

责编:郑小宁
微博关注:高中在线 
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网站声明 | 广告服务 | 合作加盟 | 站点地图 | 招贤纳士 | 投稿平台 | 在线订阅
江西教育传媒集团 Copyright @ 2013-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12008240号-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