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 > 江教传媒 > 高中在线 > 文学天地 > 经典美文 > 金 花
金 花
2017-12-01 [ ] 作者: 刘姗 来源: 中国作家网

金花是个白族姑娘,八零后。

去年夏天,我和朋友霞一起来到丽江,在丽江车站认识了金花。

下了车,我和霞有点茫然,这个陌生而神奇的地方有过太多的传说,我们想一探究,内心却又惶恐不安。以后的几天,是愉快的么?

这时候,一个皮肤黝黑的女子满面笑容地向我们走来。她说:“嘿,你们好!我叫金花,欢迎你们来到丽江,我可以给你们当司机,带你们到我家去住。”

我仔细看她:皮肤黑黑的,透着健康的红色,身材健硕,脸上的笑容亲切而温暖。

我和霞简单的商量了一下,决定相信她。

见我们点了头,她显得非常开心,不由分说地接过我和霞的行李箱,一手一个拎在手里,“行李箱有点沉”,我说,“拉着走就可以。”

她说:“别拉坏了,拎着走得快。”

然后她头前带路,健步如飞。

女人出门比较麻烦,带的东西很多,行李箱拉着走我还感觉有点沉,金花很轻松地一手一只,真是有力气。

把行李放进后备箱,金花坐在驾驶座上等我们。看我和霞追得气喘吁吁,她乐得哈哈大笑。

我们有些不好意思,上了车,各自在座位上坐好,金花愉快地喊一声:“走了。”

然后,她发动车子往丽江古城驶去。

一路上,健谈的金花滔滔不绝地给我们讲当地的风土人情,谈当地的民俗民风。她调皮地问我们:“猜猜我多大?”

老实说,我不敢猜她的年龄。她体型较胖,皮肤黑而粗糙,看起来比较成熟。

见我们不说话,金花说:“我八七年人,看起来是不是不像?”

我内心暗暗吃惊,她确实比较苍老,怎么也无法把她和八零后联系在一起。

金花自己很坦然:“没结婚前,我很苗条,结婚生孩子之后就变成这样了。我们白族是女人养家,我得赚钱养家糊口。”

我看了看那双转动方向盘的手,粗大肥厚,相信这是一双劳动者的手。

她说:“我是附近的农民,农忙要干活,还要做家务,不是农忙季节就出来带客人,挣钱补贴家用。”

我说:“冒昧问一句,你爱人做什么工作?”

她哈哈一笑:“男人不干活,喝茶,打牌,玩呗。”

这样的情况在内地是无法想象的。但民俗民风如此,我们只能表示理解。

我们都不再说话,车内气氛一度有些尴尬。

安静了不到一分钟,金花说:“我给你们唱支歌吧?”

我和霞拍手赞成。

“啊嘞嘞。。。。”金花一开口一下子让我们吃惊不小,这声音清脆、干净、甜美,比百灵鸟歌唱还要好听。

一曲唱完,我和霞由衷赞叹:“太美了,简直是来自天籁的声音,你应该去舞台唱歌。”

她有点羞涩地笑了:“我还会跳舞,只是我现在发胖了,舞姿不那么好看了。”

白族女孩能歌善舞,金花说的话我相信。

车子继续不疾不缓地向前行驶。大约四十分钟后,我们来到了丽江古城。

停好车子,金花从后备箱拿出我们的行李箱,仍旧是一手一只拎在手上,快步如飞头前带路往客栈而来。穿过几条狭窄的小巷,我们来到了一个叫“狼”的客栈,客栈不大,古色古香。看起来环境不错。客栈老板娘带我们上二楼,让我们看看各自居住的房间,比较干净整洁,空调热水一应俱全,我和霞表示满意。然后下楼,办理入住。登记好两个房间,我和霞各自回房休息。站在房间窗口往下看,我清楚地看到客栈老板娘递给金花二十元钱。难道这二十块钱是金花带我们来所得的报酬么?二十块钱也太少了吧?如果我们自己打车到这儿来,车费也不止这个数,还不算她跑前跑后帮我们拿行李的费用。金花一再声明:客栈是她姐姐家的,她接送我们都是免费的,所以,她并没有向我们收取费用。看到老板娘递给金花二十块钱,我才知道这客栈不是她姐姐家的,她带我们来,只是想挣一份车费。想到这儿,我心里有点难受了,这个八零后女孩真的很不容易。

第二天,我早早打金花电话,让她陪我们逛逛古城。说白了,我们是想请她一起玩玩,请她吃个饭,,然后让她轻松地挣一份导游工资。金花哈哈一笑:“如果你们去别的景点玩,我可以给你们当司机,如果不出古城,你们自己玩比较轻松愉快”然后,她很耐心地告诉我们一些注意事项,最后她说:“祝你们玩得开心。”

金花如此聪明,她一定明白我们的想法,所以婉拒了我们的好意。对于她来说,挣一份辛苦钱也许更心安理得吧。

之后的几天,我和霞玩得非常尽兴。欣赏美景,品尝美食,按她的吩咐去做,果然没有什么不愉快,更没有什么上当受骗的事情发生。

丽江之行,是一次愉悦的行程,虽然对丽江古城太浓的商业氛围有点失望,但朴实善良的金花,让我对这座古城有了一份美好的牵挂和祝福!

责编:郑小宁
微博关注:高中在线 
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网站声明 | 广告服务 | 合作加盟 | 站点地图 | 招贤纳士 | 投稿平台 | 在线订阅
江西教育传媒集团 Copyright @ 2013-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12008240号-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