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列与喜鹊-经典美文-高中在线-高中生之友-江教传媒-江西教育传媒集团旗下数字传媒平台
您当前的位置 > 江教传媒 > 高中在线 > 文学天地 > 经典美文 > 老列与喜鹊
老列与喜鹊
2017-02-09 [ ] 作者:周建 来源: 中国作家网

 傍晚,老列回空勤宿舍,听到路边松树下传来鸟坠地的扑棱声,寻声探去,原来是一只受伤的喜鹊。

 老列是飞行三中队的飞行员,近日心情有些起伏。去年,弟弟离开上海回河南老家搞绿色农场,希望他能回去一起创业。创业并非听着那般激动人心,会有许多意想不到的困难。老弟回乡后,贷款和积蓄都填进去,农场才将就着撑起来。当年种下的一百多棵果树,因为大旱枯了一多半。承包的鱼塘因为冬天没放干净水,春天放进的几万尾鱼苗都被黑鱼吃得精光。连放养的鸡鸭也被人偷了几十只。春节前,终于有了点收获的弟弟拎着农场的特产来部队探望,那双粗糙的黑手,让老列心疼得眼泪都快掉下来。弟弟却精神头十足。“哥,办农场虽说苦累脏,可干着心里踏实。在自己的土地上流汗,心里舒坦。以后,等农场走上正轨,引进更先进的农科技术,你就知道农业在中国是多么有长远意义的行业了。”

 老弟还说了很多美好的规划,说得老列心都动了,眼神里也有了憧憬之情。这时,妻子一盆冷水泼过来。妻子是个挺善于经营婚姻之人,她绕开话题,就像她月底盯着丈夫的工资,却从不直接要,而是把儿子推到前面,说又要交什么费用一样。她说:“咱们到哪儿都行,关键是孩子。教育也是一种投资啊。”尽管她清楚回乡创业,她和儿子仍会留在城里,儿子仍在北京参加高考。政策上白纸黑字写着的,不需要她费神,是她自己觉得种地丢人不愿意罢了。

 另一头,团里的老同志,已经在改革强军的大潮中主动离职退位,把机会留给年轻人,为军改让路。老列距停飞还有大半年,按说飞到年限再退也没人说什么,但他总觉着不得劲儿。有时候,他会安慰自己,那些走的人一定都找到更好的地方,才这般洒脱。可更多的时候,他知道不是这样的。他打心眼里佩服那些人,认为他们才是真正的英雄,是识时务者。

 那只喜鹊发现有人过来,像大祸临头,垂死挣扎。老列平时不是逗猫弄狗之人,可今天不知怎的,就动了恻隐之心。他捡起来一看,见它左腿蜷缩着直打颤,便去军医那儿上了药,用纱布包好,找了只破鸟笼装进去放到窗下,等它好了后放飞。

 凌晨,风从窗前刮过,把老列的心也吹醒了。早饭后,想到那只喜鹊得吃点什么,便用纸杯盛了半杯牛奶,拿了块蛋糕去喂喜鹊。把牛奶往喜鹊跟前一推,它叫着扑腾了几下,才安静下来,将注意力转到牛奶蛋糕上。

 “干吗呢,老列?哟,养喜鹊啦——”三中队长叫嚷着走过来。

 “你有意见?”老列头都没抬,他发现喜鹊慢慢走近蛋糕,有了吃的意思。

 “我哪敢啊。”三中队长笑道,用手指弹了下鸟笼,喜鹊受了惊吓,又扑棱起来。“哟,受伤了。”

 “废什么话,走开、走开。”老列搡了他一下。

 “明天咱俩第一波上啊。”三中队长声音低下来,显示明天任务的艰巨和对老列担当此任的特殊信任。

 老列不喜欢故弄玄虚。徒弟当领导是好事。可飞行计划在黑板上写着,一目了然的事,非得弄得里面有了人情,有了尊师之味,学官场那套,让人不舒服。

 “谢谢中队长。”老列蹲在原地。夸张地给他敬了个礼。

  三中队长觉察到师傅的不快,退开一步,说:“9点技术讨论——”

 “知道,第三学习室,我马上到。”老列旋即接了对方的话。他看到喜鹊绕开蛋糕,终于将喙伸进纸杯里。

  技术讨论结束后,去地面演练时,那只喜鹊已经把蛋糕吃掉一多半,整个状态也比早上精神多了。看到老列,不再防御般地紧缩着翅膀,而是松弛地蹲在那儿,歪着乌黑脑袋看着他。它的胸部已能抬起来,露出腹部白色的羽毛。老列轻轻碰了下笼子,它拍了几下翅膀,歪斜了几下,显示它受伤的腿还没好。

 中午,空气里全是煎、炒、炖、煨的饭香味儿。老列又想到喜鹊。他拿了一小块熟鸡肉,用刀切碎了拿给喜鹊。那家伙竟闻都不闻,将头撇到一边。

 “你以为它是狗啊?它喜欢吃这个。”三中队长尾随而来,将一把杂粮扔进笼内。“对只破鸟,还这么上心。”

 老列没理它。将鸟笼提到路边树下。

 喜鹊在老列的呵护下,安然度日,胃口也比先前好。第二天晚上,那些杂粮、碎鸡肉都吃得干干净净。第四天飞行休息时,天还没亮,就听到窗外一阵扑腾,像是喜鹊被什么东西吓到了。想起来看看,可昨天晚上飞行回来,看书看到快两点。老列也算是有心人。两年前,飞行团政委在自主择业离开部队的欢送会上,说他在飞行团的业余时间,都用来看书学习了。计算机、新传媒平台、物流、法律、哲学他都广泛涉猎,提高自己的学识和修养。从那时,老列就开始注重对新知识的掌握。节假日,他告别了电视机前当沙发土豆的日子,上网查阅资料,熟悉计算机各种操作,还写了不少体会文章。他知道终有一天,他会离开这里,他不能两手空空,像个傻瓜一样,重返社会。

 那声音折腾了好一阵,昏沉中,他好像觉得喜鹊飞了起来,准确地说,它是在做起飞前准备。渐渐的,那声音弱了,一切又回到黎明前的宁静。

 起床后,老列走出宿舍,照例先朝笼子那边望了望。谁料,这一望让他大吃一惊。那笼子空了。笼子旁边的树下,不知道谁拴了一只哈巴狗卧在那儿。老列走过去,听到松枝间有细碎的声响,方知那只喜鹊并没飞走,而是挣扎着逃离险境,飞到树上。

 怕它再掉下来让狗吃了。老列把笼子固定在粗大的树枝间,把喜鹊又放进笼内,还给它拿了新鲜的食物。可是,中午回来,那些食物仍原封不动。喜鹊看到老列,身子歪斜了两下,机警地睁着眼睛,将头降低,尾巴翘起,呈随时起飞状。老列把面包递进去,它啄了几口,心不在焉,像有了心事。

 一定是这狗吓着它了。老列将笼子提到离他窗户最近的那棵松树上,回了宿舍。他不知道离开后,窗外戏剧的一幕,将彻底改变喜鹊的命运。一只狸猫跃上窗台,正窥视着这只喜鹊。

 老列再来时,喜鹊不见了。笼内只有那块污旧的纱布在风中抖动,像在对他诉说着什么。

 “被野猫吃了。”三中队长嘟囔着走到哈巴狗跟前,解开绳子。

 “都是被你那破狗闹的。”老列不满地朝他吼了一嗓子,把笼子扔到树下。

 “那怎么办?他们娘儿俩回老家了,总得有人看吧。再说,你怎么认定是狗闹的,要不是我这只狗,它能飞到树上?肯定是猫干的。咱这儿家猫野猫都有,你又不是不知道。”

 老列没理他,心里不禁为这只命运多舛的喜鹊感到悲伤。它在天空中飞翔时,绝不会想到自己受伤坠落,甚至葬身猫腹的下场。

 飞机的轰鸣,又覆盖了老列的生活。天气一天天暖起来,让老列觉得心里的某个地方也在复苏……

 单位改革后的一个黎明,老列突然被窗上一阵轻轻的啄击声唤醒,透过东方晨曦的光亮,他看到一只喜鹊的剪影立在他的窗台上。恍然间,老列明白了什么。一直纠结的事,也在此刻有了答案。

责编:郑小宁
微博关注:高中在线 
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网站声明 | 广告服务 | 合作加盟 | 站点地图 | 招贤纳士 | 投稿平台 | 在线订阅
江西教育传媒集团 Copyright @ 2013-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12008240号-3